試論常袞之文章價值 (CHANG Gun’s Imperial Edicts and their Impact on Prose Writing in the Mid-Tang Period).pdf

Please download to get full document.

View again

All materials on our website are shared by user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copyright issues, please report us to resolve them. We are always happy to assist you.
 4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报》 [Journal of Chinese Studies],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Vol. 56: 165-186.
Share
Transcript
  試論中唐常袞制書之文章價值 * 曲景毅 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 緒言:岑寂的大曆文壇與常袞的應用文寫作 文學史上一般認為,大曆文壇是相對岑寂的。大亂之後的唐王朝處於風雨飄搖之中,史稱:「明皇之失馭也,則祿山暴起於幽陵;至德之失馭也,則思明再陷於河洛;大曆之失馭也,則懷恩鄉導於犬戎。自三盜合從,九州羹沸,軍士膏於原野,民力殫於轉輸,室家相弔,人不聊生。」 1 安史之亂使得國家元氣大傷,朝廷對於各地的控制力大為削弱,藩鎮割據勢力甚囂塵上,所謂「四鎮三王」和李希烈、朱泚稱帝,西北邊患日益嚴重,吐蕃長年的襲擾,使朝廷疲憊不堪。「文變染乎世情,興廢繫乎時序」,幾經離亂,社會凋弊導致世情的變化,影響著文學的演進。在相對岑寂的大曆文壇,廟堂之上的秉筆者如常袞、楊炎,無疑是此期文章家中的佼佼者。常袞( 729–783 ),字夷甫,京兆(今陝西西安)人,天寶十五載( 753 )狀元及第,由太子正字授補闕起居郎。代宗寶應元年( 762 )選為翰林學士, 2 考功員外郎中兼知制誥。永泰元年( 765 )為中書舍人,加集賢院學士。大曆元年( 766 ),遷禮部侍郎,仍為學士。大曆九年( 774 )升禮部侍郎。常袞連續三年主持科舉考試,處事謹慎,墨守陳規,後與劉晏等審理元載案有功,大曆十二年( 777 )拜相(門下侍郎、同平章 * 筆者謹此對審查人的修改意見和建議深表謝忱。 1   劉昫等:《舊唐書》(北京:中華書局, 1975 年),卷十一〈代宗本紀〉後史臣曰,頁 316 。 2   《翰林志》載:「常袞,翰林學士,制視草北宮。……又,唐至德後,天子召集賢學士於禁中草書詔,雖宸翰所揮,亦資其檢討,謂之視草。」見《翰苑新書前集》,文淵閣《四庫全書》本,卷十,頁 93–94 。《舊唐書 • 常袞傳》稱常袞於寶應二年( 763 )選為翰林學士,傅璇琮考定為寶應元年四月後入院,永泰元年下半年出院,約三年有餘,是代宗朝的首任翰林學士。見傅璇琮:〈唐代宗翰林學士傳〉,載傅璇琮:《唐宋文史論叢及其他》(鄭州:大象出版社, 2004 年),頁 152–54 。傅文留意到常袞在中唐詔令革新及其與當時文人的交往等問題,頗富啟發性。       曲景毅 166 事),加弘文、崇文館大學士。 3 楊綰死後,常袞獨攬朝政。德宗即位後,被貶為河南少尹,再貶為潮州刺史。不久由於好友楊炎為相被擢為福建觀察使,任上注重教育,增設鄉校,使作為文章,並親自講導,閩地風俗一振。建中四年( 783 )死於任上,享年五十五歲,追贈為尚書左僕射。有文集十卷、詔集六十卷行世。現存文三百二十一篇, 4 以文體而言,多為制文、表文、冊文和墓誌等應用性文體。常袞主政時,以文辭出眾而又登科第者為用人標準,朝中眾官俸祿,視其好惡而酌定,世謂之「濌伯」,譏誚其不辨奸賢。當時有所謂「京師語」,將常袞與元載之貪賄對比:「常無分別元好錢,賢者愚,愚者賢。」 5 亦有人批評其「令天下受屈」,「以小道矯俗,以大言誇時,宏辭曾下登科,平判又不入等,徒以竊居翰苑,謬踐掖垣,雖十年掌於王言,豈一句在於人口?」 6 究竟如何認識常袞的這種行徑?他在唐代政治和歷史上到底起了怎樣的作用?戰亂後的代宗朝政局紊亂,動盪不安,史稱元載、王縉、杜鴻漸為相,三人皆好佛,「中外臣民承流相化,皆廢人事而奉佛,政刑日紊矣」。 7 當時藩鎮割據日益嚴重,他們「相與根據蟠結,雖奉事朝廷而不用其法令,官爵、甲兵、租賦、刑殺皆自專之,……朝廷或完一城,增一兵,輒有怨言,以為猜貳,常為之罷役;而自於境內築壘、繕兵無虛日。以是雖在中國名藩臣,而實如蠻貊異域焉」。 8 而代宗對藩鎮含容姑息太過,對功臣恩賜過多,對魚朝恩如此,對元載、王縉亦是如此。特別是對官員的濫賞濫封,使得朝廷的財政捉襟見肘。官家的行政效率非常低下,常袞當政時力主予以革除。史稱:「至德以後,天下用兵,諸將競論功賞,故官爵不能無濫。及永泰以來,天下稍平,而元載、王縉秉政,四方以賄求官者相屬於門,大者出於載、縉,小者出於卓英倩等,皆如所欲而去。及常袞為相,思革其弊,杜絕僥幸,四方奏請,一切不與;而無所甄別,賢愚同滯。崔祐甫代之,欲收時望,推薦 3   此為新舊《唐書 • 常袞傳》所載,清人錢大昕有所懷疑:「〈百官志〉,崇文館隸東宮,乾元初以宰相為學士,總館事,不云何年置大學士,亦脫漏也。」見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4 年),卷五四,頁 790 。 4   經筆者統計:董誥《全唐文》(北京:中華書局, 1983 年)存二百八十三篇,其中三篇偽作;陸心源《唐文續拾》(與《全唐文》同本)補六篇,一篇為誤收;吳鋼《全唐文補遺》第六輯(西安:三秦出版社, 1999 年)補一篇;陳尚君《全唐文補編》(北京:中華書局, 2005 年)上冊補八篇,下冊補二十七篇(含殘篇)。 5   語出蘇鶚《杜陽雜編》,明刻《稗海》本,卷上,頁 15 。王讜《唐語林》卷三作「常分別,元好錢,賢者愚,愚者賢」。見周勛初:《唐語林校證》(北京:中華書局, 1987 年),頁 191 。應以《杜陽雜編》所載為是。 6   語出王定保《唐摭言》,清嘉慶《學津討原》本,卷十三,頁 83 。 7   司馬光:《資治通鑑》(北京:中華書局, 1956 年),卷二二四,頁 7196–97 。 8   同上注,卷二二五,頁 7250 。       試論中唐常袞制書之文章價值 167 引拔,常無虛日;作相未二百日,除官八百人,前後相矯,終不得其適。」 9 常袞的苛細,無所甄別而一概不允,針對的是從肅宗以來封官太多的弊政而採取的革新措施,堵塞買官之路,相比元載、王縉之賣官鬻爵,崔祐甫之以濫舉官員以收時望,常袞雖有矯枉過正之嫌(《舊唐書》本傳稱其「雖窒賣官之路,政事大致壅滯」),實乃不得已而為之。常袞的做法,朝野上下均感不滿,只有中興勳臣郭子儀賞識他的正直,遂入朝為請,加常袞銀青光祿大夫,封河內郡公。郭子儀之所以欣賞常袞,正是因為當時朝政不正之風甚盛,常袞的正直難能可貴。《舊唐書 • 常袞傳》云:「時中官劉忠翼權傾內外,涇原節度馬璘又累著功勳,恩寵莫二,各有親戚干貢部及求為兩館生,袞皆執理,人皆畏之。」代宗在除去元載之後,本想倚重楊綰,釐革弊政,但楊綰不久即病逝,故其後繼事業實際由常袞來完成。常袞為人清高孤傲,不妄交遊,「當朝廷釐革之時,佐海內安危之重」(〈謝每日賜食狀〉),為政苛細,崇尚節儉,反對腐敗,對於當時朝風有所更正。大曆十二年八月,「元載、王縉之為相也,上日賜以內廚御饌,可食十人,遂為故事。癸卯,常袞與朱泚上言:『餐錢已多,乞停賜饌。』許之。袞又欲辭堂封,同列不可而止。時人譏袞,以為:『朝廷厚祿,所以養賢,不能,當辭位,不當辭祿。』」司馬光有評曰:「君子恥食浮於人;袞之辭祿,廉恥存焉,與夫固位貪祿者,不猶愈乎!詩云:『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如袞者,亦未可以深譏也。」 10 可謂公允之論。我們對於常袞的歷史定位應充分考量當時的朝政困境,對其功不可一概抹殺。學術界對常袞的應用文研究基本上是空白,然而在當時他的文章是頗受稱賞的,任華即稱常袞為「朝廷之詞伯」, 11 《新唐書 • 常袞傳》稱其「文采贍蔚,長於應用,譽重一時」, 12 這是常袞被稱作「大手筆」作家的主要原因。 13 文采贍蔚與長於應用,正好反映常袞創作中文質兼擅的優長。具體而言,「文采贍蔚」指其文辭豐美且有滋味,富麗堂皇,充滿廟堂之氣;「長於應用」則指其文章的內容一目瞭然,主題明確,實用性強,恰當地反映當時的社會風氣和社會問題。「文勝質則史,質勝文則野」,過分突出文采或者內容的哪一方面,都有不足,而常袞能夠駕輕就熟,分寸得 9   同上注,頁 7257–58 。 10   同上注,頁 7246–47 。 11   《全唐文》,卷三七六,〈秦中奉送前涪城賀拔明府歸蜀序〉,頁 3822 。 12   歐陽修、宋祁等:《新唐書》(北京:中華書局, 1975 年),卷一百五十,頁 4809 。 13   「大手筆」一詞語出《晉書 • 王珣傳》,最初是指有學識、有文采、為皇帝賞識的文章家代表皇帝草擬的朝廷公文。由於朝廷所需的這些公文一般都由專人撰寫,所以「大手筆」的稱謂逐漸由某類文章進而指稱撰寫這類文章的文章家。在唐代,「大手筆」含義仍然不出荷明天子旨的範圍,諸「大手筆」作家在文章風格上頗為相似。李商隱〈太尉衛公會昌一品集序〉談及歷代「大手筆」作家時云:「代宗有臣曰袞。」(《全唐文》,卷七七九,頁 8132 )由此可知常袞是代宗時的「大手筆」作家。關於唐代「大手筆」作家的相關情況,筆者有〈唐代「大手筆」作家考論〉,《輔仁國文學報》第 32 期( 2011 年 4 月),頁 75–103 。       曲景毅 168 宜,將辭和意的關係處理得妥帖、合理,這是頗為難能可貴的,也因此能夠獲得時人的稱讚。常袞受盛唐文儒歌頌盛世的華美辭章影響,仍然注重文采,講究辭句,尤以駢句為主。 14 同時,應用文原有的實用價值在中唐出於現實的需要而越來越突出,在扭轉亂世後的社會秩序,重建儒家軌範中發揮重要的作用。重視實用與重視文采,在常袞的制書中都能得到直接的反映。常袞順應了隨著國家社會對於儒家忠孝的整體呼喚這一趨勢,其應用文創作每依經以制事,反映時世艱危,上層要求改革,充分體現了實用的時代風氣。常袞從永泰元年任中書舍人至大曆九年十二月改任禮部侍郎,在中書舍人任上長達九年,故人稱其「十年掌於王言」,這在唐代是很少見的。我們從他的制文中可以真實和全面地看到代宗朝中前期的朝政面貌與民生實景,因而他的制文具有相當的歷史文獻價值和認識價值。常袞所擬制詞頗多,今存一百八十五篇制書,佔其全部文章總數的一半以上。《新唐書 • 藝文志》載其有詔集六十卷,說明本來常袞的制書還遠不止此數。本文即以其制書為中心,探討常袞的文章價值。 常袞制書的文獻價值與認識價值 文獻價值 常袞的制書真實地反映了當時戰後的荒亂慘況,中央政府相應採取救弊救亡的方針和策略。首先,一些制文反映時事艱危與社會弊病。天寶末以來,國家飽受戰亂襲擾,社會凋弊,〈劉晏宣慰河南淮南制〉描述了戰亂後真實的衰敗景象:「自兵亂一紀,事殷四方,耕夫困於軍旅,蠶婦病於饋餉,欲求無事,豈可得乎?」地方官到處抓丁補充兵源,橫徵暴斂,百姓苦不堪言,「致令戶口減耗,十無一二」,「其於賦役,多患不均,靡室靡家,皆籍其穀;無衣無褐,亦調其庸。雖節制廉察,皆務令條理,而貪官冒法,未絕奸源。誅求無厭,鰥寡重困,永歎遐想,過實在予」。河南淮南比起諸道尤其如此,飽受戰爭創傷,苦於賦稅徵斂不斷。〈喻安西北庭諸將制〉則述及西北邊患,「往以蕃戎並暴,縱毒邊表,乘舋伺隙,連兵累年。城門晝閉,王師遐阻,遮殺漢使,盜取節印,恣睢橫厲,甚逆天理。而國朝未暇襲遠,置於度外,實五京二庭存亡危急之秋也」,而長年在外戍守的士卒,「十年不得解甲,白首戎陣」,唐王朝確乎到了生死存亡的境遇,用語簡潔,卻切中要害。〈減徵京畿夏麥制〉一針見血地指出當時稅收的弊端:「屬外攘四夷,歲會戎事,軍國用度,公儲匱乏,役費薦至,近於倍徵。而吏或奉法不謹,失我字人之意,孤煢者恣其厚斂,豪 14   散體化在常袞文章中表現不是很明顯,這主要是由於常袞的個性氣質及文體要求造成的。岑仲勉云:「若朝廷授官之制敕,則終唐以迄兩宋,皆用駢儷行之。」「蓋當日制詔體裁,遷擢者須輔敘其資歷、政績,降謫者須指斥其罪過,散文難於措辭,駢文易得含糊而已」。見岑仲勉:《隋唐史》(北京:中華書局, 1982 年),頁 185 。       試論中唐常袞制書之文章價值 169 富者貸以輕徭,動而生奸,浸以流弊,謂之什一,其實太半。致有去父母之邦,甘保傭之役,流離逋蕩,靡室靡家。或阽於死亡,而莫之省,每一念至,良深憫惻。」 15 戰亂給社會帶來的莫大危害,致使「萬姓不安,三農將廢」,百姓現實生活的困窘已達到了極端惡化。覽此制文,不禁讓人感慨萬千,故後人評價「制詞瑩淨,誦之猶能感人」。 16 其次,唐中央政府為了改變這種慘況,採取減俸、大赦、減徵等革新措施。常袞在〈減京兆尹以下俸錢制〉即稱「革其既往,制在惟新」,針對「艱難已來,禁網漸弛,於是增置使額,厚請俸錢。故大曆中,權臣月俸有至九十貫者。列郡刺史,無大小給皆千貫。常袞為相,始立限約」, 17 主張限制大亂之後增添官額、增加薪俸的做法。〈減徵京畿丁役等制〉又指出「以令有緩急,物有重輕。故粟輕而易散,錢重而難聚,古人所謂糴之至賤與貴,其傷一也」,可謂見解不凡。「以京師煩劇,供應頗多,苟從權宜,遂倍其數。自今以後,宜准諸州例徵率。朕以帝王之教人,如父母之訓子,所以至纖至悉,必躬必親,苟或便之,豈憚煩也。宣示百姓,知朕意焉」。頗有愛民如子的聲吻,後人評其「音節詞句,皆能取澤於古」。 18 〈京兆府減稅制〉稱「徵地之數,有踰常典」,「今舊穀既沒,宿麥未登,尚使餒殍相望,流庸不返。邦畿千里,編戶六殘」,「百姓不安,皆因稅重」。反映出大亂以後,朝廷財政緊缺;又由於連年征伐,必須強徵賦稅,以供應前線將士的軍餉,造成百姓與官府的雙重經濟壓力。明乎此,就可以了解建中元年兩稅法的實施勢在必行。《大唐新語 • 釐革》云:「元載既伏誅,代宗始躬親政事,勵精求理。時常袞當國,竭節奉公,天下翕然,有昇平之望。袞奏罷諸州團練、防御等使,以節財省費。……袞獨出群擬,為戢兵之漸,持衡數歲,時用小康焉。」 19 史稱:「自兵興以來,所在賦斂無度,倉庫出入無法,國用虛耗。」 20 所以,減省成為當時的時尚名詞,〈減京畿秋稅制〉提出「愛人之體,先於博施,富國之源,必在均節」、「慕淳樸之風,守沖檢之道」的省約政策。〈放京畿丁役及免稅制〉云:「故天下有道,藏於百姓,古之使人,不過三日,可以長孺齒,可以養孤老,蓋太平至理之化,何施而集於此乎?」「然時或多故,事非獲已,屬外攘夷狄,連歲備邊,兵車之會,不下十萬。餉饋耗竭,邦畿大殘。又郊社宗廟之祀,府庫賜與之用,庶事之費,皆仰給焉。急賦暴徵,日益煩重,加以水旱相乘,歲非豐熟,方冬之首,穀已翔貴。又宿豪大猾,橫恣侵漁,致有半價倍稱,分田劫假。於是棄田宅,鬻子孫,蕩然逋散, 15   《全唐文》,卷四一四,頁 4242 。 16   陳鴻墀:《全唐文紀事》(北京:中華書局, 1959 年),卷首頁 14 。 17   《全唐文》,卷九六五,闕名〈減冗員奏〉(元和六年六月中書門下),頁 10020 。 18   《全唐文紀事》,卷首頁 14 。 19   劉肅(撰)、許德楠、李鼎霞(點校):《大唐新語》(北京:中華書局, 1984 年),卷十,頁 155 。 20   《資治通鑑》,卷二二四,頁 7218 。     
Related Search
We Need Your Support
Thank you for visiting our website and your interest in our free products and services. We are nonprofit website to share and download documents. To the running of this website, we need your help to support us.

Thanks to everyone for your continued support.

No, Thanks
SAVE OUR EARTH

We need your sign to support Project to invent "SMART AND CONTROLLABLE REFLECTIVE BALLOONS" to cover the Sun and Save Our Earth.

More details...

Sign Now!

We are very appreciated for your Prompt Action!

x